<span id='ip9hh'></span>

  1. <tr id='ip9hh'><strong id='ip9hh'></strong><small id='ip9hh'></small><button id='ip9hh'></button><li id='ip9hh'><noscript id='ip9hh'><big id='ip9hh'></big><dt id='ip9hh'></dt></noscript></li></tr><ol id='ip9hh'><table id='ip9hh'><blockquote id='ip9hh'><tbody id='ip9h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p9hh'></u><kbd id='ip9hh'><kbd id='ip9hh'></kbd></kbd>
  2. <acronym id='ip9hh'><em id='ip9hh'></em><td id='ip9hh'><div id='ip9hh'></div></td></acronym><address id='ip9hh'><big id='ip9hh'><big id='ip9hh'></big><legend id='ip9hh'></legend></big></address>

    1. <ins id='ip9hh'></ins>

      <i id='ip9hh'><div id='ip9hh'><ins id='ip9hh'></ins></div></i>
      <fieldset id='ip9hh'></fieldset>

      <code id='ip9hh'><strong id='ip9hh'></strong></code>

      <i id='ip9hh'></i>

        1. <dl id='ip9hh'></dl>

          走近學者:張治軍·寒梅傲雪馨自來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丁香五月开心婷婷综合

          一杯暖暖的清茶,一張和善的面孔,撫平瞭我們心中所有的忐忑。正如實驗室門衛所說的那樣“張教授人很好,可好相處啦”。在他整潔簡約的辦公室內,我校省特聘教授張治軍博士娓娓講述瞭他艱難跋涉的求知之路。

          有書讀,我們很幸運

          1976年,高中畢業的張治軍在傢鄉一所民辦中學教書,數理化他一個人全包瞭。那時條件艱苦得連教材都沒有,他就調動所有的記憶,把高中所學的知識講給學生。遇上不能解決的難題,他就每個星期天乘火車去縣城,向自己高中時的老師請教。雖然辛苦,但張治軍卻認為值得:“我77年沒有參加高考,因為那些學生沒人管啊,他們一個個像嗷嗷待哺的小羊羔……”於是,張治軍邊復習邊教書,與學生們一起備戰高考。一次等火車時他弄丟瞭學生借給他的一本化學復習資料,這讓他至今都心存遺憾:“那本書在當時是花錢都買不到的,我的學生也是因為他伯父在省人事廳當廳長才幫忙弄瞭一本,我是愛不釋手啊!”談到書,張治軍有些激動,“書丟瞭之後,感覺對不住學生,又覺著太可惜瞭,為這事兒我哭瞭兩三天”!正是因為深知書籍的珍貴,張治軍在考入河南大學之後還經常買回整摞的影印、油印教材送給以前的學生。

          在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年代成功闖關,張治軍告別教師生涯,又一次迎來學生時代。談起在河大的學習與生活,張治軍如數傢珍,似乎又回到瞭那個“弱冠而立一起玩”的時代。盡管當時條件艱苦,但他們那代人對知識的渴求勝過一切。“比起那些沒能上大學的人,我們有書讀,多幸福啊!”這是張治軍面對艱苦歲月的姿態。他的記憶裡似乎滿是當年寒窗苦讀的身影:“當時我們的教室就在大禮堂二樓的東北角,我們就在那裡如饑似渴地學習,想把失去的光陰補回來。”

          要做就做國際上最好的

          因為高考時化學分考得最高,張治軍“陰差陽錯被錄取到瞭化學系”,從此便與化學結緣,並且一幹就是30年。其間,他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瞭化學化工學院和特種功能材料重點實驗室的建設上面。

          張治軍認為,從事科學技術的最終目的是將其轉化為生產力造福人類,而科研平臺必不可少。1997年,在黨鴻辛院士指導下,張治軍一行負責組建瞭河南省潤滑與功能材料重點實驗室,即現在的河南省特種功能材料重點實驗室。十多年的辛苦經營,實驗室從最初的4個人發展到現在的50餘名教師、140餘名學生,從河南省重點實驗室到省部共建再到教育部重點實驗室,一路走來,他對實驗室怎一個“愛”字瞭得?

          “一開始我們的目標就非常明確——既要在科學方面做出特色,又必須向科技與生產力的轉化方面傾註更多心血。”仿佛看出瞭我們的不解,他解釋道:“有三個原因:如果不將科技產業化為一種可應用的技術,這對一個科學工作者來說是不完整的;我們做基礎研究的財力有限;化學是一個實踐性極強的學科,我們需要通過這個平臺讓學生瞭解到一項技術從實驗室到工業化的全過程。”

          創業艱難百戰多,不懈的努力換來瞭今天的累累碩果,張治軍深感欣慰:“現在實驗室基本實現瞭從基礎研究到產品開發這樣一個完整的程序。從實驗室的基礎研究到濟源中試實驗基地(河南省納米材料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產品開發,再到技術的轉讓,我們可以使獲得的資金返回實驗室以促進科研進一步發展。”他笑著告訴記者,雖然目前實驗室還不太完善,但他相信這樣的構思定能實現。

          他的自信不是沒有理由。張治軍的研究涉及物理、化學和材料三個方向,在該領域國際最高水平期刊《美國化學會志》和《先進材料》上,河南省隻發表瞭兩篇,均出自他們實驗室。“現在經常有人到濟源中試實驗基地參觀,好多都是高校的教授。”他爽朗地笑著,自豪之情溢於言表。

          我們也深深被感染瞭:“那是不是我們現在就處於領先地位呢?”沉思片刻,張治軍嚴肅地說:“目前隻是在河南省,但在河南稱老大不算數,在中國做老大也沒有意義,我們要做就做國際上最好的。”

          怕困難,就別搞科學

          張治軍申報國傢發明專利20餘件,在國內外重要刊物上發表論文100餘篇,完成中試產品六項,鑒定成果六項,曾獲“中國化學會優秀青年化學獎”、中科院博士生“院士獎學金優秀獎”,被評為“河南省勞動模范”……每項榮譽和成果都與他嚴謹的治學態度分不開。

          科學無坦途,科學研究與實驗室建設道路上的艱辛是我們想象不到的。“二硫屬化合物納米微粒的制備及潤滑行為研究”、“無機—有機金屬納米微粒的合成及摩擦學行為研究”、“二氧化鈦納米管的化學合成及物化研究”——這些尖端研究過程中毫厘的失誤就可能導致所有的努力化為泡影。而特種功能材料實驗室最初設在明倫校區逸夫科技館內,與多個科研單位擠在一起,工作條件極為艱苦。

          一項成功試驗究竟是用試驗團隊多少個輾轉反側的不眠之夜換來的,我們不得而知。談到困難,張治軍隻是淡淡一笑:“科學要發展就要解決難題,科學技術的進步是靠克服一個個困難來推動的。經歷挫折其實也是一種幸運。”中試基地建成後,張治軍更忙瞭。奔波於濟源與開封之間,他樂此不疲,依然在科學的道路上執著而堅定地跋涉著。他的眼中滿是堅毅:“我們做的就是這個世界上沒有的,如果有瞭我們就不做瞭,科學的路在何方?在沒有路的地方!怕困難,就別搞科學!”

          摘自《河南大學報》第942期·綜合新聞